我是老年精神科醫師,從事失智症診療與照顧18年,至少接觸過2千位需要長期照顧相關服務的老人家與他們的家屬。一開始,我跟大多數醫師一樣,以為把病情了解清楚,把檢查仔細完成,然後把藥開夠、開好,就可以為老人家紓解病痛,並為家屬減輕照顧負擔。
 
但很快地我發現,光靠診斷、治療甚至復健,並不能完全為老人家找回健康、快樂與尊嚴,而且有非常多家屬,在求助醫療機構以後,依然被照顧重擔壓得喘不過氣來,於是我漸漸體會,要讓老人家在人生最後一個階段,不受病痛折磨,要讓家屬不必為了照顧老人家而犧牲個人幸福,光靠醫療是遠遠不夠的,一定要發展出一套夠大夠好的長照體系。
 

老後失智照護
每個人都需重新學習

 
在十幾年失智與長照的診療與照顧經驗裡,最讓我開心的是,我陪伴了好幾百位老人家走完人生最後一段下坡路。失智症平均病程大約10年,從輕度、中度一直到重度,都有不同的表現與問題,需要專業人員偕同家屬,一起抱持愛心、耐心與細心,發揮創意與勇氣,為老人家打造一個美麗新世界。
 
失智長者因為認知衰退與種種心理及行為症狀,使得原本生活幾十年的現實世界,在他們眼前崩壞,因而讓他們感到困惑、不安與痛苦,因此,照顧者必須陪伴他們重新體驗、詮釋與改寫每一天的生活,並賦予嶄新的意義與價值。十幾年來,我一直以這樣的目標自我期許,並帶領我們的失智症照顧團隊,逐漸趨近這樣的理想。
 
然而,即使我與我的團隊相當努力,台灣公共長照資源的短缺,至今依然經常讓人搖頭三嘆。比如我最近到一位失智阿嬤的家裡做居家訪視,發現與念高中的孫子同住的阿嬤白天只有自己在家,我一進到客廳,就看到茶几上擺滿了吃剩的便當、水果、罐頭,與用過的紙巾與塑膠袋,相當雜亂,一翻開便當盒,馬上傳來一股嗆鼻的臭酸味。
 
茶几角落有一張字條,上頭寫著「要吃藥」幾個字,但幾顆大小不一的藥物顯然沒被動過,我問阿嬤吃過藥了沒?阿嬤不好意思地搔頭說她也不知道,然後把藥抓起就吞了下去。
 
這樣形同獨居的失智阿嬤,最需要居家服務,也就是由照服員到府協助服藥與其他生活事項,但阿嬤幾週前申請政府居家服務,竟然被打回票,理由是阿嬤能跑能跳,對答互動也算恰當,不需居家照顧!

 
可申請時數少
長照資源嚴重不足

 
老了以後即使失智失能還能住在家裡,而且不必拖累家人,是所有老人家的心願,居家服務正是實現這個心願的最重要工具。要怎麼做?光以服藥來說,一天應該至少提供3餐與睡前的訪視,才能確保老人家不會吃錯藥,但「長照2.0」的居家服務只能一天一次,而且不是每天都有。
 
除了居家服務,「長照2.0」也提供日間照顧服務,時數跟居家服務一樣,而且也必須部分負擔費用,每月家屬自負幾千元是普遍狀況,至於機構照顧,也就是安養院、護理之家或團體家屋,「長照2.0」的給付是零。
 
怎麼辦?如果「長照2.0」不能提供夠多、夠好的長照服務,家屬當然必須自力救濟。台灣目前的長照體系其實是由20多萬外籍看護撐起,而每月2、3萬元的聘雇費,全部必須自費負擔。聘雇外籍看護看起來好像可以在家提供全天候照顧,但相關「副作用」已經逐漸浮現,比如逃跑、虐待、照顧品質低落等,不能當成台灣長照的長遠之計。
 



 

  1. 首頁
  2. 輕理財

長照負擔500萬 退休先做最壞打算


我是老年精神科醫師,從事失智症診療與照顧18年,至少接觸過2千位需要長期照顧相關服務的老人家與他們的家屬。一開始,我跟大多數醫師一樣,以為把病情了解清楚,把檢查仔細完成,然後把藥開夠、開好,就可以為老人家紓解病痛,並為家屬減輕照顧負擔。
 
但很快地我發現,光靠診斷、治療甚至復健,並不能完全為老人家找回健康、快樂與尊嚴,而且有非常多家屬,在求助醫療機構以後,依然被照顧重擔壓得喘不過氣來,於是我漸漸體會,要讓老人家在人生最後一個階段,不受病痛折磨,要讓家屬不必為了照顧老人家而犧牲個人幸福,光靠醫療是遠遠不夠的,一定要發展出一套夠大夠好的長照體系。
 

老後失智照護
每個人都需重新學習

 
在十幾年失智與長照的診療與照顧經驗裡,最讓我開心的是,我陪伴了好幾百位老人家走完人生最後一段下坡路。失智症平均病程大約10年,從輕度、中度一直到重度,都有不同的表現與問題,需要專業人員偕同家屬,一起抱持愛心、耐心與細心,發揮創意與勇氣,為老人家打造一個美麗新世界。
 
失智長者因為認知衰退與種種心理及行為症狀,使得原本生活幾十年的現實世界,在他們眼前崩壞,因而讓他們感到困惑、不安與痛苦,因此,照顧者必須陪伴他們重新體驗、詮釋與改寫每一天的生活,並賦予嶄新的意義與價值。十幾年來,我一直以這樣的目標自我期許,並帶領我們的失智症照顧團隊,逐漸趨近這樣的理想。
 
然而,即使我與我的團隊相當努力,台灣公共長照資源的短缺,至今依然經常讓人搖頭三嘆。比如我最近到一位失智阿嬤的家裡做居家訪視,發現與念高中的孫子同住的阿嬤白天只有自己在家,我一進到客廳,就看到茶几上擺滿了吃剩的便當、水果、罐頭,與用過的紙巾與塑膠袋,相當雜亂,一翻開便當盒,馬上傳來一股嗆鼻的臭酸味。
 
茶几角落有一張字條,上頭寫著「要吃藥」幾個字,但幾顆大小不一的藥物顯然沒被動過,我問阿嬤吃過藥了沒?阿嬤不好意思地搔頭說她也不知道,然後把藥抓起就吞了下去。
 
這樣形同獨居的失智阿嬤,最需要居家服務,也就是由照服員到府協助服藥與其他生活事項,但阿嬤幾週前申請政府居家服務,竟然被打回票,理由是阿嬤能跑能跳,對答互動也算恰當,不需居家照顧!

 
可申請時數少
長照資源嚴重不足

 
老了以後即使失智失能還能住在家裡,而且不必拖累家人,是所有老人家的心願,居家服務正是實現這個心願的最重要工具。要怎麼做?光以服藥來說,一天應該至少提供3餐與睡前的訪視,才能確保老人家不會吃錯藥,但「長照2.0」的居家服務只能一天一次,而且不是每天都有。
 
除了居家服務,「長照2.0」也提供日間照顧服務,時數跟居家服務一樣,而且也必須部分負擔費用,每月家屬自負幾千元是普遍狀況,至於機構照顧,也就是安養院、護理之家或團體家屋,「長照2.0」的給付是零。
 
怎麼辦?如果「長照2.0」不能提供夠多、夠好的長照服務,家屬當然必須自力救濟。台灣目前的長照體系其實是由20多萬外籍看護撐起,而每月2、3萬元的聘雇費,全部必須自費負擔。聘雇外籍看護看起來好像可以在家提供全天候照顧,但相關「副作用」已經逐漸浮現,比如逃跑、虐待、照顧品質低落等,不能當成台灣長照的長遠之計。
 



 

理財工具推薦

    • 上架首月排行第一存錢APP

    • 52週輕鬆存到夢想基金

    • 每天提醒存錢再也不會半途而廢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