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詠程是個諮商心理師。

他的存在對許多人而言

就像個溫暖的太陽

照亮內心晦暗的角落。

「對需要援助的人,

豪不猶豫伸出雙手」

是他堅持的信念。

充滿正能量的模樣,

令人難以與他的成長背景

聯想在一起:陪酒的母親、

不負責任的父親、情緒失控的外婆…

「畜牲的孩子!滾出我的家!」

是他童年最常聽見的一句話。

在爛泥般的家庭裡成長,

他一路掙扎地走來:

罹患憂鬱症、3度休學、重考…

 

如今,莊詠程成了大家眼中

最溫暖的心靈導師,

他是怎麼-面對生命中的困境?

一起來看看他的故事吧!

 

繼續看下去...

 

 

舅舅離世後,外婆情緒崩潰、

父親逃家、母親成為性工作者

莊詠程充滿朝氣的話語與笑聲

壓過了咖啡廳中其他人的喧鬧。

樂觀開朗地談論自己的過去,

他看起來就像個普通的大男孩:

外向、暢所欲言。

難以想像他其實

深受憂鬱症之苦長達 5年,

甚至一度想尋死…

這一切故事的原點,

必須從「家庭」開始說起。

家,是多數人眼中的避風港,

但對莊詠程來說

卻非如此。

 

「父親在婚前其實跟

媽媽那邊的家人感情很好,

就像是外婆的第二個兒子。」

本來看似和樂融融的家庭生活,

卻因為舅舅猛爆性肝炎突然離世,

一夕間失去平衡。

唯一的兒子過世的事實

讓傳統的外婆大受打擊,

她抱著莊詠程的父親哭訴:

「你是我現在唯一的依靠了啊!」

並開始把對兒子的期望

全部轉嫁到莊詠程的父親身上。

沒想到在小學五年級時,

他的父親因為承受不了

外婆的期待,

選擇和他的母親離婚,

逃離了這個家、斬斷聯繫

遺棄了他與妹妹。

 

不願負擔贍養費與房貸的父親,

讓莊詠程的母親為了養活兩個孩子

踏上了性工作者的道路。

每次放學時,他的母親會開車來接他

一起趕到工作的場所。

被獨自留在車上的莊詠程

邊做功課邊等待母親下班,

因此常常目睹站不穩的酒客

攬在母親的身上,

跌跌撞撞地從建築物中走出來…

送走酒客後,母親走回車上,

身上總是混著酒氣與香水味。

望著母親辛勞的背影,

莊詠程感到十分內疚:

「為了養活我和妹妹

她犧牲了那麼多、那麼多…。」

 

外婆把他當個「畜牲」,

他下定決心要逃離這個家

父親的離去,加上母親的工作

在外婆的心中鑿下憎恨和羞恥的情緒。

身為長孫的莊詠程

恰巧替補了父親的空缺,

成了外婆傾瀉情緒的出口…

每天坐在餐桌前

和外婆共進一頓飯,

是他感到最痛苦的一件事。

他必須時時刻刻觀察外婆的臉色

來決定夾菜的時機點、進食的表情…

有次,他在吃菜時輕皺了一下眉頭

外婆見狀立刻拍桌、站起來

對著他和妹妹破口大罵:

「你們這些畜牲生下來的小孩,

不想吃就別吃,

信不信有天我會毒死你們!」

除了吃飯,連洗澡也被外婆牢牢監控

她訂下夏天每 3天、

冬天每 5天洗一次頭的規定。

 

莊詠程的妹妹只能

瞞著外婆偷偷洗頭

有次卻被發現了…

她當場被外婆扯著頭髮從浴室裡拉出來,

一邊叫囂、踢打、甩巴掌:

「畜牲的孩子,給我滾出去!」

莊詠程跳出來護在妹妹的面前,

推開了拳打腳踢的外婆。

那一刻,他下定決心:

無論如何,都要離開這個家!

 

面對外婆的強烈情緒

他開始學會把自己的知覺關掉

不看、不聽、不回應。

他把自己埋首在書本裡逃避世界,

卻也因此得到優異的成績

高中畢業後

考上了中正大學心理學系,

獲得入住宿舍的機會,

莊詠程終於逃離自己的惡夢

搬離宛如一攤爛泥的家。

 

 

無法適應校園生活,

罹患憂鬱症讓他再次回家

但上了大學後,

莊詠程卻未獲得渴望的幸福。

與高中截然不同的就學環境

讓他適應不良

當發現身旁的同學

成群結隊走在一起時

他卻無法融入任何團體、

交不到朋友,找不到歸屬感…

漸漸對走進教室上課

感到龐大的壓力。

每天早晨

他努力說服自己從床上爬起來去上課…

但一走進教室後

他卻覺得所有人

都在背後盯著他、嘲笑他:

『你是個沒用的東西!』

因此,走到教室門口前

又轉頭離開的次數越來越多…

他開始認為自己是個失敗者的

內心聲音也就越來越大

「我到底可以做什麼?

我怎麼如此糟糕、沒用?」

漸漸地,症狀變得更嚴重…

他連到便利商店

買個東西都辦不到。

那段日子裡,

他整天窩在自己的宿舍中

足不出戶,只喝白開水度日。

直到接到母親的一通電話

得知她被酒客撞斷了小腿、

而外公心肌梗塞住院,

才讓他找到了逃離校園的藉口

以照顧家庭為由辦理了休學。

「我原本很想離開這個家一走了之,

但離開後發現沒有人可以依靠時

第一個想到的,還是那個家。」

於是,莊詠程決定搬離宿舍

回到那個當初一直想逃離的地方。

 

他在街頭擺攤找到希望,

決定放手為自己拚一次

搬回家後,前後歷經3次休學

莊詠程最終因學分不足遭到退學…

不敢面對家人們眼中的失望

他把自己整天關在房裡

不知道接下來的出路…

只覺得自己是個徹底的失敗者,

認為就算此刻死去

也不會有人為此感到悲傷。

自殺的念頭一直在

莊詠程腦海裡盤旋…

 

恰巧被撞斷腿之後的母親

決定藉機擺脫性工作,

於是拉著足不出戶的莊詠程

到街頭上擺攤販售天珠、

維持家計。

光顧她母親攤位的客人

大多是婆婆媽媽,

她們會講述在家庭裡

面臨到的婆媳問題與處境。

莊詠程的母親會告訴他們:

「現在的痛苦

也許有天會轉化,

變成其他的形式。

像我一路這樣走過來了,

兒子還不是很優秀!」

母親的一句話

讓莊詠程慢慢放下心中

一直否定自己的聲音。

他從最初只是沉默不語地聆聽

開始參與聊天

並藉由過去所學的心理學專業

替他們分析各種狀況、

分享自己的意見。

有些人再次光顧攤位時

會握住他的手、興奮地說:

「你的意見真的有效耶!」

漸漸地,他發現自己的存在

對這些人的生命是有意義的。

「那一刻起,

我覺得自己是個有用處的人,

開始感覺到我能掌握自己的生命、

能做些什麼。」

憂鬱症的狀況因此漸漸好轉…

他下定決心重考心理學系:

「我不相信命運能主宰一切,

我要抵抗它、決定它的模樣!」

利用白天的時間陪著母親擺攤

收工後他開始 K書至半夜 1、2點,

日復一日…

最後重新考上了東吳大學的心理系,

再次離家北上念書。

 

 

心理學讓他摘下有色眼鏡,

重新看待他人與自己

4年後…

他順利從東吳大學心理系畢業,

並在大學擔任專任老師,

負責建構一張校園安全網

網住具有自殺與危險傾向的學生,

適時拉他們一把。

莊詠程曾經遇過一個

在少年監獄服刑過的同學,

陪他諮商的過程中

發現兩人的家庭背景、

成長歷程極為相似,

讓他開始反思:

是什麼決定性的差異

讓彼此走上不同的人生道路?

他說:

「人們很害怕惡,比起理解

貼上標籤其實更容易。

例如:

單親家庭的小孩容易有問題、

會吸毒的人一定是家庭不溫暖…

但我認為與其貼個標籤

更重要的是找出原因

才有辦法防範事情再度發生。」

於是,他開始到看守所

擔任囚犯的輔導志工,

找尋答案的同時,也協助他們

與牆外的世界建立正向連結,

 

心理學對莊詠程而言,

不僅是幫助他人的輔助工具、

也讓他和自己的家庭、過去和解。

以前無法接受外婆的所作所為,

如今他明白這一切

其實源於強烈的不安全感、

並且渴望陪伴…

釋懷後,兩人之間的緊繃感得以舒緩

他也成了家中的專屬諮商心理師

幫助妹妹與母親

解決大大小小的心靈煩惱。

 

他笑說:

「心理學幫助我

摘掉自己有色的眼鏡,

以更開放的心態

去看待每個人與自己。

也可以說,

更寬容地看待荒誕的事情。」

 

未來,他希望自己能繼續

在助人的路上前進

用心理學的角度

講更多人的故事,

讓社會加諸在人們身上的標籤

一張一張慢慢脫落。

 

 

CMoney小編的話

生命給了你一手牌,

你無法干涉它天生的好壞

但你能決定如何玩這手牌。

就像莊詠程所說的:

生命中所面臨的困境

擁有很多不同的型態,

有時是湍急的、

有時是平緩的,

重要的是,

如何把它成為自己往前的助力。

當你轉化後

困境會幫助你

發展出某些能力,

並且成為一個

很棒的力量。

 

看更多精彩人生故事,帶給你一點啟發:

 

(本文由 CMoney 團隊採訪報導,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1. 首頁
  2. 投資自己的腦袋

「畜牲的小孩,滾出去!」走過家暴、退學、憂鬱症…他成為諮商心理師:別用原生家庭的傷,懲罰自己的人生!

 

莊詠程是個諮商心理師。

他的存在對許多人而言

就像個溫暖的太陽

照亮內心晦暗的角落。

「對需要援助的人,

豪不猶豫伸出雙手」

是他堅持的信念。

充滿正能量的模樣,

令人難以與他的成長背景

聯想在一起:陪酒的母親、

不負責任的父親、情緒失控的外婆…

「畜牲的孩子!滾出我的家!」

是他童年最常聽見的一句話。

在爛泥般的家庭裡成長,

他一路掙扎地走來:

罹患憂鬱症、3度休學、重考…

 

如今,莊詠程成了大家眼中

最溫暖的心靈導師,

他是怎麼-面對生命中的困境?

一起來看看他的故事吧!

 

繼續看下去...

 

 

舅舅離世後,外婆情緒崩潰、

父親逃家、母親成為性工作者

莊詠程充滿朝氣的話語與笑聲

壓過了咖啡廳中其他人的喧鬧。

樂觀開朗地談論自己的過去,

他看起來就像個普通的大男孩:

外向、暢所欲言。

難以想像他其實

深受憂鬱症之苦長達 5年,

甚至一度想尋死…

這一切故事的原點,

必須從「家庭」開始說起。

家,是多數人眼中的避風港,

但對莊詠程來說

卻非如此。

 

「父親在婚前其實跟

媽媽那邊的家人感情很好,

就像是外婆的第二個兒子。」

本來看似和樂融融的家庭生活,

卻因為舅舅猛爆性肝炎突然離世,

一夕間失去平衡。

唯一的兒子過世的事實

讓傳統的外婆大受打擊,

她抱著莊詠程的父親哭訴:

「你是我現在唯一的依靠了啊!」

並開始把對兒子的期望

全部轉嫁到莊詠程的父親身上。

沒想到在小學五年級時,

他的父親因為承受不了

外婆的期待,

選擇和他的母親離婚,

逃離了這個家、斬斷聯繫

遺棄了他與妹妹。

 

不願負擔贍養費與房貸的父親,

讓莊詠程的母親為了養活兩個孩子

踏上了性工作者的道路。

每次放學時,他的母親會開車來接他

一起趕到工作的場所。

被獨自留在車上的莊詠程

邊做功課邊等待母親下班,

因此常常目睹站不穩的酒客

攬在母親的身上,

跌跌撞撞地從建築物中走出來…

送走酒客後,母親走回車上,

身上總是混著酒氣與香水味。

望著母親辛勞的背影,

莊詠程感到十分內疚:

「為了養活我和妹妹

她犧牲了那麼多、那麼多…。」

 

外婆把他當個「畜牲」,

他下定決心要逃離這個家

父親的離去,加上母親的工作

在外婆的心中鑿下憎恨和羞恥的情緒。

身為長孫的莊詠程

恰巧替補了父親的空缺,

成了外婆傾瀉情緒的出口…

每天坐在餐桌前

和外婆共進一頓飯,

是他感到最痛苦的一件事。

他必須時時刻刻觀察外婆的臉色

來決定夾菜的時機點、進食的表情…

有次,他在吃菜時輕皺了一下眉頭

外婆見狀立刻拍桌、站起來

對著他和妹妹破口大罵:

「你們這些畜牲生下來的小孩,

不想吃就別吃,

信不信有天我會毒死你們!」

除了吃飯,連洗澡也被外婆牢牢監控

她訂下夏天每 3天、

冬天每 5天洗一次頭的規定。

 

莊詠程的妹妹只能

瞞著外婆偷偷洗頭

有次卻被發現了…

她當場被外婆扯著頭髮從浴室裡拉出來,

一邊叫囂、踢打、甩巴掌:

「畜牲的孩子,給我滾出去!」

莊詠程跳出來護在妹妹的面前,

推開了拳打腳踢的外婆。

那一刻,他下定決心:

無論如何,都要離開這個家!

 

面對外婆的強烈情緒

他開始學會把自己的知覺關掉

不看、不聽、不回應。

他把自己埋首在書本裡逃避世界,

卻也因此得到優異的成績

高中畢業後

考上了中正大學心理學系,

獲得入住宿舍的機會,

莊詠程終於逃離自己的惡夢

搬離宛如一攤爛泥的家。

 

 

無法適應校園生活,

罹患憂鬱症讓他再次回家

但上了大學後,

莊詠程卻未獲得渴望的幸福。

與高中截然不同的就學環境

讓他適應不良

當發現身旁的同學

成群結隊走在一起時

他卻無法融入任何團體、

交不到朋友,找不到歸屬感…

漸漸對走進教室上課

感到龐大的壓力。

每天早晨

他努力說服自己從床上爬起來去上課…

但一走進教室後

他卻覺得所有人

都在背後盯著他、嘲笑他:

『你是個沒用的東西!』

因此,走到教室門口前

又轉頭離開的次數越來越多…

他開始認為自己是個失敗者的

內心聲音也就越來越大

「我到底可以做什麼?

我怎麼如此糟糕、沒用?」

漸漸地,症狀變得更嚴重…

他連到便利商店

買個東西都辦不到。

那段日子裡,

他整天窩在自己的宿舍中

足不出戶,只喝白開水度日。

直到接到母親的一通電話

得知她被酒客撞斷了小腿、

而外公心肌梗塞住院,

才讓他找到了逃離校園的藉口

以照顧家庭為由辦理了休學。

「我原本很想離開這個家一走了之,

但離開後發現沒有人可以依靠時

第一個想到的,還是那個家。」

於是,莊詠程決定搬離宿舍

回到那個當初一直想逃離的地方。

 

他在街頭擺攤找到希望,

決定放手為自己拚一次

搬回家後,前後歷經3次休學

莊詠程最終因學分不足遭到退學…

不敢面對家人們眼中的失望

他把自己整天關在房裡

不知道接下來的出路…

只覺得自己是個徹底的失敗者,

認為就算此刻死去

也不會有人為此感到悲傷。

自殺的念頭一直在

莊詠程腦海裡盤旋…

 

恰巧被撞斷腿之後的母親

決定藉機擺脫性工作,

於是拉著足不出戶的莊詠程

到街頭上擺攤販售天珠、

維持家計。

光顧她母親攤位的客人

大多是婆婆媽媽,

她們會講述在家庭裡

面臨到的婆媳問題與處境。

莊詠程的母親會告訴他們:

「現在的痛苦

也許有天會轉化,

變成其他的形式。

像我一路這樣走過來了,

兒子還不是很優秀!」

母親的一句話

讓莊詠程慢慢放下心中

一直否定自己的聲音。

他從最初只是沉默不語地聆聽

開始參與聊天

並藉由過去所學的心理學專業

替他們分析各種狀況、

分享自己的意見。

有些人再次光顧攤位時

會握住他的手、興奮地說:

「你的意見真的有效耶!」

漸漸地,他發現自己的存在

對這些人的生命是有意義的。

「那一刻起,

我覺得自己是個有用處的人,

開始感覺到我能掌握自己的生命、

能做些什麼。」

憂鬱症的狀況因此漸漸好轉…

他下定決心重考心理學系:

「我不相信命運能主宰一切,

我要抵抗它、決定它的模樣!」

利用白天的時間陪著母親擺攤

收工後他開始 K書至半夜 1、2點,

日復一日…

最後重新考上了東吳大學的心理系,

再次離家北上念書。

 

 

心理學讓他摘下有色眼鏡,

重新看待他人與自己

4年後…

他順利從東吳大學心理系畢業,

並在大學擔任專任老師,

負責建構一張校園安全網

網住具有自殺與危險傾向的學生,

適時拉他們一把。

莊詠程曾經遇過一個

在少年監獄服刑過的同學,

陪他諮商的過程中

發現兩人的家庭背景、

成長歷程極為相似,

讓他開始反思:

是什麼決定性的差異

讓彼此走上不同的人生道路?

他說:

「人們很害怕惡,比起理解

貼上標籤其實更容易。

例如:

單親家庭的小孩容易有問題、

會吸毒的人一定是家庭不溫暖…

但我認為與其貼個標籤

更重要的是找出原因

才有辦法防範事情再度發生。」

於是,他開始到看守所

擔任囚犯的輔導志工,

找尋答案的同時,也協助他們

與牆外的世界建立正向連結,

 

心理學對莊詠程而言,

不僅是幫助他人的輔助工具、

也讓他和自己的家庭、過去和解。

以前無法接受外婆的所作所為,

如今他明白這一切

其實源於強烈的不安全感、

並且渴望陪伴…

釋懷後,兩人之間的緊繃感得以舒緩

他也成了家中的專屬諮商心理師

幫助妹妹與母親

解決大大小小的心靈煩惱。

 

他笑說:

「心理學幫助我

摘掉自己有色的眼鏡,

以更開放的心態

去看待每個人與自己。

也可以說,

更寬容地看待荒誕的事情。」

 

未來,他希望自己能繼續

在助人的路上前進

用心理學的角度

講更多人的故事,

讓社會加諸在人們身上的標籤

一張一張慢慢脫落。

 

 

CMoney小編的話

生命給了你一手牌,

你無法干涉它天生的好壞

但你能決定如何玩這手牌。

就像莊詠程所說的:

生命中所面臨的困境

擁有很多不同的型態,

有時是湍急的、

有時是平緩的,

重要的是,

如何把它成為自己往前的助力。

當你轉化後

困境會幫助你

發展出某些能力,

並且成為一個

很棒的力量。

 

看更多精彩人生故事,帶給你一點啟發:

 

(本文由 CMoney 團隊採訪報導,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理財工具推薦

    • 時下最夯最好用的階梯式存錢法

    • 一年輕鬆存出$68,900

    • 每週準時提醒,存錢不再困難!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