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廖玉蕙 

 

不知從什麼時候起,

開始熱衷於煮咖啡,

興致高昂地在大街小巷

蒐集各式的煮咖啡器皿:

滴泡式、蒸汽式、虹吸式,

最後,我獨鍾情虹吸式玻璃瓶

起起落落的一眼分明。

 

繼續看下去...

 

(贊助商連結...)

 

愛,是將心比心

然而,相較於蒸汽式的不鏽鋼

和滴泡式的塑膠,玻璃的脆弱易破,

真教一向粗枝大葉的我膽戰心驚。

不管如何小心翼翼,總還是時常失手。

那日,吃過晚餐,

外子正在廚房洗碗,

我陪著在餐桌前聊天,

順手收拾著桌上的剩菜,

冷不防,

袖口掠過桌子邊兒的虹吸式玻璃瓶,

瓶子應聲倒下,又破了!

這是當月打破的第四個玻璃瓶,

我幾乎要惱羞成怒起來,

怎麼會這樣不小心呢!

更氣人的是,

每次打破東西,總教外子看見,

一個那樣的玻璃瓶

雖說叫價只五百九十元,

但一個月打破兩千多元的瓶子,

怕要比喝掉的咖啡還貴哪!

我憂心外子會取笑我的粗心,

更惱怒自己的無能,

正想著如何來為自己辯護,

面對水槽洗碗的丈夫轉過身來,

只淡淡說了聲:

「哦!這牌子的咖啡容器品質很差,

好容易破,小心!你可別割傷了手!」

我愣在當場,差點兒哭出來。

這話原是我準備拿來防衛用的,

卻讓丈夫搶先說了。

在那樣一個昏暗的冬日廚房,

我登時立誓用一輩子的柔情

來報答外子那一句體貼動人的言語。

 

延伸思考

將心比心的仁厚心腸,

不僅止於對待外人,

對待另一半尤其需要。

很多人在外頭溫良恭儉讓,

回家後,就明顯變得隨興且粗糙,

覺得自己人直說無妨,

毋須矯飾,往往傷人卻不自知。

外子那日搶了我的潛台詞,

說明了他充分了解太太所面臨的窘境。

「品質差」的話,

如果讓我說了,絕對是卸責;

他搶先說了就變成體貼,

解除了太太的尷尬,

其後當然得到太太的優容,

少做了好多的家事。

 

 

愛,是愛屋及烏的溫柔

父親新喪那年,

為免傷痛的母親獨守著偌大的屋子、

日日反芻著死別的痛苦,

我邀約母親北上小住,

讓孩子天真的親暱,

撫慰母親的孤寂。

然而,喪偶的母親終日神情恍忽、落寞,

經常得經重複敘述才能得體問答,

迥異於平日的精明幹練。

這般的變化,讓作為女兒、

女婿的夫妻暗暗擔心著,

不知如何化解。

而住了幾日後的母親,

終究還是藉口有事待理,

執意回去。

母親決定回去的前一晚,

臨睡前,我和外子提及此事,

外子吃驚地說:

「怎麼會這樣!不是才剛來嗎?

星期六我還報名了參加公司辦的自強活動,

想帶媽媽去散散心哪!」

次日清晨,我躺在床上,

聽到習慣早起的母親

和正要去上班的外子在廚房中的對話:

「我今仔日欲轉去了,這幾天真多謝!」

「敢就要這麼急?敢有啥代誌?

加住幾日敢袂使(不行)?……」

「袂使得啦!住幾落日囉!

好來轉了!厝內還有代誌哩!」

「要無,安捏好麼?

您今仔日轉去,拜六以前再過來,

我拜六欲帶您參加阮公司的自強活動,

坐小火車去內灣,

抓蝦仔、烘肉(烤肉),聽講很好玩哪!

……一定哦!莫袂記得(別忘記)哦!」

 

對話聲因顧忌著屋裡尚有人高臥未起,

隱隱約約的、斷斷續續的,

我側耳傾聽著,沒聽到母親是如何回應的,

但大門關上前的剎那,

我還聽到先生一逕殷殷叮囑著:

「莫袂記得哦!這個拜六哦!

一定哦!……」

幾十年過去了,母親已然謝世。

而先生這句深情的話語,

卻一直在我腦海中盤旋。

每回,我只要想起那一個清晨,

便不覺幸福地微笑起來。

 

延伸思考

外子對母親體貼的刻意安排,

或者因為口拙,

或者因為羞於表達情感,

都只默默地付諸行動,

從來不曾以言語誇示;

然而,十幾年來,

這些點點滴滴的溫柔,

逐漸建構了婚姻當中最結實的根基,

我豈能不銘記在心。

剛結婚時,我滿腦子風花雪月,

常為男人的務實木訥、不夠浪漫,

感到微微的失望。

如今,才知最深刻的情感

不在燦爛嬌豔的花朵裡,

也不在情人節的巧克力糖中,

它原是植基於柴米油鹽中

不落言詮的諸多設想裡。

最纏綿的情致往往只在細水長流的溫柔中。

對另一半的家人好,

就間接顯示出對另一半的愛,

這是無庸置疑的。

 

 

愛,是情緒被接受

人際溝通是當今的顯學。

一般都承認,

溝通之道首重傾聽,

傾聽不能光靠耳朵,

是不是用心往往是關鍵所在。

 

很多的傾訴,

志不在得到建議或評斷,

常只是為宣洩心中的不快,

這時,公民道德拿高分、

堅信益友必以諫諍為職志的傾聽者,

便往往要感到挫折連連。

 

一位朋友跟我訴苦,

說她那學音樂的丈夫,

本來教音樂教得好端端的,

就因為一位親戚

想便宜頂掉一台切麵條機器,

突然觸動了丈夫從小喜歡做麵食的心事。

一整個夏天,

天天和她討論提早退休去賣麵的構想。

她絞盡腦汁和他鬥法,

找各式理由勸阻,

諸如公公必然反對、工作辛勞、

創業不易……等等,

丈夫不為所動,

堅持那是他一生最大的夢想,

希望太太成全。

 

當所有反對的理由統統失效,

冷戰熱吵全不管用後,

幾乎被煩死的太太終於想通了,

誠懇地和丈夫說:

「我反對是心疼你吃苦,

不過,這些天,我想來想去,

人長這麼大,還有一些理想是幸福的。

只要你考慮清楚,

不管做什麼決定,我統統支持,

如果你還是決定賣麵,

爸爸那裡,我負責去遊說。」

說也奇怪,從那以後,

丈夫絕口不再提賣麵的事,

一樁原本以為相當棘手的事,

忽然灰飛煙滅。

那位太太嘆口氣下結論般說道:

「男人真是讓人想不通呀!」

 

延伸思考

有時,抱怨只是一種宣洩。

人生的道理誰都懂,

只是情緒來的時候,較難以控制。

當另一半抱怨的時候,

他未必需要正確的建言或道德教訓的提醒,

他需要的是被理解,

甚至得到共鳴的回饋。

所以,此刻最理想的策略,

要嘛就靜靜傾聽,

要嘛就用肢體語言表達你的同情,

甚至奮臂攘拳、

同仇敵愾也在所不惜。

這時,最聽不進去的

是義正詞嚴的道德勸說。

你越反對,他必越堅持,

因為一直有人站到對面勸說,

言語辯解就成當務之急;

因為期待得到對方的理解,

這時常常就淪為失去理性的抬槓。

想要改行賣麵的丈夫一旦得到太太的支持,

就有餘裕開始冷靜

思考執行時可能得面對的諸多挑戰,

他不再只是浪漫,他會回歸現實。

正確的人生指南,

就等情緒平緩後的適當時機再說吧。

 

愛,是用心被看見

有人問:

「你們沒有常常在台中,

老家園子裡怎能蒔花、種樹?」

「我們用自動灑水器。」

我回,一旁丈夫哼哼兩聲。

有人問:

「園子裡居然果實纍纍,你們有施肥嗎?」

「沒有啊!人傑地靈,我們是綠手指。」

我回,一旁丈夫哼哼兩聲。

有人問:

「院子裡的落葉、綠草,如何維護?」

「它們會自生自滅,不用擔心。」我回,

一旁丈夫哼哼兩聲。

有人問:「院中的樹木需要剪枝嗎?」

「我們純任自然,萬物自有其存活之道。」我回,

一旁丈夫又哼哼兩聲。

客人走了,我質問外子:

「一直在那裡哼來哼去!

到底是怎樣啦!牙痛啊?」

外子冷笑不語,

出到院中,戴上手套,

拿起耙棍,在草皮上耙呀耙的,

一堆又一堆的枯葉像一座座小尖山。

外子把我叫出到院中,

丟來一副手套,一個大袋子,說:

「讓你來為它們『自生自滅』吧。」

 

我訕訕然接過,

開始彎腰撿取落葉至袋內,

邊剪邊唉呦、唉呦地喊不是人幹的,

腰痠背疼,感嘆說:

「『風不定,人初靜,明日落紅應滿徑』,

詩人真會掰,聽起來好詩意,其實……」

丈夫冷冷接口:

「撿拾落葉要人命。」

咦!還押韻哪。

我忽然明晰記憶起:

丈夫施肥時,

從花架上撒下的陽光,

曾閃亮了他的灰髮;

耙葉時,一頭一身淋漓的汗水;

拉藤時,刺破的雙手和刮到的臉頰

上疼出了皺紋;

一日,爬梯剪枝時,還從梯上差點翻落;

一陣天旋地轉,到醫院掛了急診,

原來抬頭望天,震動了耳石。

「自生自滅」說,原來是太太記憶衰退。

 

延伸思考

很多事,經常被無視地忽略,

被無感地視為理所當然。

夫妻家常就這麼一日日轉為制式常態,

不再新鮮。

若能將眼、耳和心打開,

眼觀四面、耳聽八方且經常用心思考,

將會發現更多的美好值得感謝,

理性地觀看有助情意的開發。

夫妻的相處,

有許多細節

有待有心人用眼觀看、反覆咀嚼,

將生出更多滋味。

 

本文摘自《家人相互靠近的練習》

作者: 廖玉蕙  / 出版社:時報出版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責任編輯 / Stella )

(首圖來源:shutterstock)

  1. 首頁
  2. 我的人生我的選擇

結婚多年,依舊天天熱戀! 40 歲後,恩愛夫妻都這樣做 ( 已婚、未婚都要看

 

作者: 廖玉蕙 

 

不知從什麼時候起,

開始熱衷於煮咖啡,

興致高昂地在大街小巷

蒐集各式的煮咖啡器皿:

滴泡式、蒸汽式、虹吸式,

最後,我獨鍾情虹吸式玻璃瓶

起起落落的一眼分明。

 

繼續看下去...

 

(贊助商連結...)

 

愛,是將心比心

然而,相較於蒸汽式的不鏽鋼

和滴泡式的塑膠,玻璃的脆弱易破,

真教一向粗枝大葉的我膽戰心驚。

不管如何小心翼翼,總還是時常失手。

那日,吃過晚餐,

外子正在廚房洗碗,

我陪著在餐桌前聊天,

順手收拾著桌上的剩菜,

冷不防,

袖口掠過桌子邊兒的虹吸式玻璃瓶,

瓶子應聲倒下,又破了!

這是當月打破的第四個玻璃瓶,

我幾乎要惱羞成怒起來,

怎麼會這樣不小心呢!

更氣人的是,

每次打破東西,總教外子看見,

一個那樣的玻璃瓶

雖說叫價只五百九十元,

但一個月打破兩千多元的瓶子,

怕要比喝掉的咖啡還貴哪!

我憂心外子會取笑我的粗心,

更惱怒自己的無能,

正想著如何來為自己辯護,

面對水槽洗碗的丈夫轉過身來,

只淡淡說了聲:

「哦!這牌子的咖啡容器品質很差,

好容易破,小心!你可別割傷了手!」

我愣在當場,差點兒哭出來。

這話原是我準備拿來防衛用的,

卻讓丈夫搶先說了。

在那樣一個昏暗的冬日廚房,

我登時立誓用一輩子的柔情

來報答外子那一句體貼動人的言語。

 

延伸思考

將心比心的仁厚心腸,

不僅止於對待外人,

對待另一半尤其需要。

很多人在外頭溫良恭儉讓,

回家後,就明顯變得隨興且粗糙,

覺得自己人直說無妨,

毋須矯飾,往往傷人卻不自知。

外子那日搶了我的潛台詞,

說明了他充分了解太太所面臨的窘境。

「品質差」的話,

如果讓我說了,絕對是卸責;

他搶先說了就變成體貼,

解除了太太的尷尬,

其後當然得到太太的優容,

少做了好多的家事。

 

 

愛,是愛屋及烏的溫柔

父親新喪那年,

為免傷痛的母親獨守著偌大的屋子、

日日反芻著死別的痛苦,

我邀約母親北上小住,

讓孩子天真的親暱,

撫慰母親的孤寂。

然而,喪偶的母親終日神情恍忽、落寞,

經常得經重複敘述才能得體問答,

迥異於平日的精明幹練。

這般的變化,讓作為女兒、

女婿的夫妻暗暗擔心著,

不知如何化解。

而住了幾日後的母親,

終究還是藉口有事待理,

執意回去。

母親決定回去的前一晚,

臨睡前,我和外子提及此事,

外子吃驚地說:

「怎麼會這樣!不是才剛來嗎?

星期六我還報名了參加公司辦的自強活動,

想帶媽媽去散散心哪!」

次日清晨,我躺在床上,

聽到習慣早起的母親

和正要去上班的外子在廚房中的對話:

「我今仔日欲轉去了,這幾天真多謝!」

「敢就要這麼急?敢有啥代誌?

加住幾日敢袂使(不行)?……」

「袂使得啦!住幾落日囉!

好來轉了!厝內還有代誌哩!」

「要無,安捏好麼?

您今仔日轉去,拜六以前再過來,

我拜六欲帶您參加阮公司的自強活動,

坐小火車去內灣,

抓蝦仔、烘肉(烤肉),聽講很好玩哪!

……一定哦!莫袂記得(別忘記)哦!」

 

對話聲因顧忌著屋裡尚有人高臥未起,

隱隱約約的、斷斷續續的,

我側耳傾聽著,沒聽到母親是如何回應的,

但大門關上前的剎那,

我還聽到先生一逕殷殷叮囑著:

「莫袂記得哦!這個拜六哦!

一定哦!……」

幾十年過去了,母親已然謝世。

而先生這句深情的話語,

卻一直在我腦海中盤旋。

每回,我只要想起那一個清晨,

便不覺幸福地微笑起來。

 

延伸思考

外子對母親體貼的刻意安排,

或者因為口拙,

或者因為羞於表達情感,

都只默默地付諸行動,

從來不曾以言語誇示;

然而,十幾年來,

這些點點滴滴的溫柔,

逐漸建構了婚姻當中最結實的根基,

我豈能不銘記在心。

剛結婚時,我滿腦子風花雪月,

常為男人的務實木訥、不夠浪漫,

感到微微的失望。

如今,才知最深刻的情感

不在燦爛嬌豔的花朵裡,

也不在情人節的巧克力糖中,

它原是植基於柴米油鹽中

不落言詮的諸多設想裡。

最纏綿的情致往往只在細水長流的溫柔中。

對另一半的家人好,

就間接顯示出對另一半的愛,

這是無庸置疑的。

 

 

愛,是情緒被接受

人際溝通是當今的顯學。

一般都承認,

溝通之道首重傾聽,

傾聽不能光靠耳朵,

是不是用心往往是關鍵所在。

 

很多的傾訴,

志不在得到建議或評斷,

常只是為宣洩心中的不快,

這時,公民道德拿高分、

堅信益友必以諫諍為職志的傾聽者,

便往往要感到挫折連連。

 

一位朋友跟我訴苦,

說她那學音樂的丈夫,

本來教音樂教得好端端的,

就因為一位親戚

想便宜頂掉一台切麵條機器,

突然觸動了丈夫從小喜歡做麵食的心事。

一整個夏天,

天天和她討論提早退休去賣麵的構想。

她絞盡腦汁和他鬥法,

找各式理由勸阻,

諸如公公必然反對、工作辛勞、

創業不易……等等,

丈夫不為所動,

堅持那是他一生最大的夢想,

希望太太成全。

 

當所有反對的理由統統失效,

冷戰熱吵全不管用後,

幾乎被煩死的太太終於想通了,

誠懇地和丈夫說:

「我反對是心疼你吃苦,

不過,這些天,我想來想去,

人長這麼大,還有一些理想是幸福的。

只要你考慮清楚,

不管做什麼決定,我統統支持,

如果你還是決定賣麵,

爸爸那裡,我負責去遊說。」

說也奇怪,從那以後,

丈夫絕口不再提賣麵的事,

一樁原本以為相當棘手的事,

忽然灰飛煙滅。

那位太太嘆口氣下結論般說道:

「男人真是讓人想不通呀!」

 

延伸思考

有時,抱怨只是一種宣洩。

人生的道理誰都懂,

只是情緒來的時候,較難以控制。

當另一半抱怨的時候,

他未必需要正確的建言或道德教訓的提醒,

他需要的是被理解,

甚至得到共鳴的回饋。

所以,此刻最理想的策略,

要嘛就靜靜傾聽,

要嘛就用肢體語言表達你的同情,

甚至奮臂攘拳、

同仇敵愾也在所不惜。

這時,最聽不進去的

是義正詞嚴的道德勸說。

你越反對,他必越堅持,

因為一直有人站到對面勸說,

言語辯解就成當務之急;

因為期待得到對方的理解,

這時常常就淪為失去理性的抬槓。

想要改行賣麵的丈夫一旦得到太太的支持,

就有餘裕開始冷靜

思考執行時可能得面對的諸多挑戰,

他不再只是浪漫,他會回歸現實。

正確的人生指南,

就等情緒平緩後的適當時機再說吧。

 

愛,是用心被看見

有人問:

「你們沒有常常在台中,

老家園子裡怎能蒔花、種樹?」

「我們用自動灑水器。」

我回,一旁丈夫哼哼兩聲。

有人問:

「園子裡居然果實纍纍,你們有施肥嗎?」

「沒有啊!人傑地靈,我們是綠手指。」

我回,一旁丈夫哼哼兩聲。

有人問:

「院子裡的落葉、綠草,如何維護?」

「它們會自生自滅,不用擔心。」我回,

一旁丈夫哼哼兩聲。

有人問:「院中的樹木需要剪枝嗎?」

「我們純任自然,萬物自有其存活之道。」我回,

一旁丈夫又哼哼兩聲。

客人走了,我質問外子:

「一直在那裡哼來哼去!

到底是怎樣啦!牙痛啊?」

外子冷笑不語,

出到院中,戴上手套,

拿起耙棍,在草皮上耙呀耙的,

一堆又一堆的枯葉像一座座小尖山。

外子把我叫出到院中,

丟來一副手套,一個大袋子,說:

「讓你來為它們『自生自滅』吧。」

 

我訕訕然接過,

開始彎腰撿取落葉至袋內,

邊剪邊唉呦、唉呦地喊不是人幹的,

腰痠背疼,感嘆說:

「『風不定,人初靜,明日落紅應滿徑』,

詩人真會掰,聽起來好詩意,其實……」

丈夫冷冷接口:

「撿拾落葉要人命。」

咦!還押韻哪。

我忽然明晰記憶起:

丈夫施肥時,

從花架上撒下的陽光,

曾閃亮了他的灰髮;

耙葉時,一頭一身淋漓的汗水;

拉藤時,刺破的雙手和刮到的臉頰

上疼出了皺紋;

一日,爬梯剪枝時,還從梯上差點翻落;

一陣天旋地轉,到醫院掛了急診,

原來抬頭望天,震動了耳石。

「自生自滅」說,原來是太太記憶衰退。

 

延伸思考

很多事,經常被無視地忽略,

被無感地視為理所當然。

夫妻家常就這麼一日日轉為制式常態,

不再新鮮。

若能將眼、耳和心打開,

眼觀四面、耳聽八方且經常用心思考,

將會發現更多的美好值得感謝,

理性地觀看有助情意的開發。

夫妻的相處,

有許多細節

有待有心人用眼觀看、反覆咀嚼,

將生出更多滋味。

 

本文摘自《家人相互靠近的練習》

作者: 廖玉蕙  / 出版社:時報出版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責任編輯 / Stella )

(首圖來源:shutterstock)

理財工具推薦

    • 4500萬專屬加開獎金等你拿

    悠遊卡/一卡通/iCash歸戶自動同步

    • 比官方更官方,最清爽APP

編輯精選